得想个办法睡到他(1 / 2)

作品:《漫阳

感觉好像人在看自己,许漫从书里抬起头往四周望了一圈,没发现正好处在视觉死角的地方的高阳。

在微信小程序上预约的时候就发现目前只有几个人预约了,一只手都能数过来的人数。找了偏后排一点的位置坐下了。

摸出了眼镜,电影还没开始就没着急戴上。虽然已经近视很深了,十米开外看人就是模糊的一团肉,还是能不戴眼镜就绝不戴眼镜。高三没办法几乎在学校要一整天戴眼镜对许漫来说真是再痛苦不过的事情了。高中书法课摸鱼看读者意林青年文摘这类的杂志,看见里面有提到张爱玲近视但不戴眼镜,引为知己。戴眼镜真是天下最痛苦不过的事情了。

高阳坐在凳子上,完全没听进去谷英哲讲了什么。只看着许漫上了四楼,犹豫着要不要跟过去。

在大家讨论的时候谷英哲探身过来:“刚刚盯着那个女孩看了那么久,怎么不上去要个微信。她应该是去二楼看电影了,你也上去呗。”

“我有她的微信。”

“认识的啊。”谷英哲一笑,揶揄着推开高阳,让他快上去。

高阳也不装,大大方方就上楼了。到了门口又开始犹豫。

黑幕里能看见许漫一个人坐在后排,她好像也正看着自己这个方向,一时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就杵在原地不敢动。

其实只是因为前面坐了一对亲昵的情侣,许漫觉得有点尴尬,就一直盯着看门口还会不会有人再进来罢了。

门口站着一个男生,看上去挺高。衣服和脸就什么也看不清了,自己的视力能认出前面站的是男是女已经很不错了。 当初和游嘉运分手后,高二文理分科两个人去了不同的班级。学校一个年纪二十几个班级,文理科又分得两栋楼,平时基本碰不上。有一次游嘉运迎面走过来,走到自己眼前了许漫都没反应过来。等到两个人错过了,许漫才反应过来刚刚从自己面前走过的是游嘉运。

“他就在我眼跟前,我都没反应过来。”体育课上,许漫抱着白淑慧的腿,一边看她做仰卧起坐,一边絮絮叨叨。

白淑慧在老师喊停后一把躺回垫子上,拉起衣服领子着扇风:“很好,就是要这样,让那个狗东西有多远滚多远。”

许漫扶着白淑慧的腿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