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1 / 2)

作品:《漫阳

白淑慧像风一样的来了,待了几天,又像一阵风似的刮走了。

这天晚上,许漫在白淑慧的撺掇下,又换上长裙,底下什么也不穿,出去散步。

这种事情做了一次就会上瘾,下身凉飕飕的,格外舒服。虽然知道路上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许漫还是觉得很刺激。

在白淑慧第一次和自己说不穿内裤出门的时候,许漫还吃了一惊。连忙说这样在外面要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容易感染。白说放心吧,我不会在外面坐下的。你试一试穿着长裙不穿内裤,傍晚出去走一走,很舒服很刺激。

许漫刚开始直呼胡闹,后来就忍不住试了一次。然后就喜欢上了。

是真的很爽啊!

白淑慧又跑到四川去玩了,这一连几天,天天和白淑慧混在一起。突然她走了,还怪不习惯的。天黑了,许漫闲着没事做。穿上长裙,脱了内裤去外面转转。

许漫走到操场,倒是热闹得很。有民乐社团在吹笛子吹箫,有几个男生抱着吉他在弹唱,有一对又一对挽着手走过的情侣。

人声越喧闹,许漫越觉得刺激。一种奇异的兴奋感涌上来。

“完了,我要变成变态了。”

“算了,接受事实,我就是个变态。”许漫迈着欢快的步子往前走,承认自己是个变态,这是一件很令人很愉悦的事情。

许漫有点飘飘然,走着走着看见了高阳。

高阳在打篮球,头发衣服全汗湿了。

本来许漫是很讨厌男生脱掉上衣的行为,觉得这样很恶心。高中的时候,学校体育队的男生就经常集体脱掉上衣,远处望过去一片肉色。许漫不止一次和白淑慧吐槽过觉得这样很恶心,对在公共场合脱掉上衣的男生极无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