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1 / 2)

作品:《戏里戏外

表情地翻看完,又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给她打一笔钱,让她签保密协议,堵住她的嘴。”

助理胡松宇犹豫着问,“对方会不会尝到甜头,以后不停打电话问我们要钱?”

“要多少给她打多少。”岑栾对着镜子看了眼,镜子里男人浅淡的瞳仁里映出几分肖似余池北的阴狠与冷意,“但是从今往后,叶芙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她是我的,如果他们敢打扰她,找律师给他们讲讲,威胁影帝要钱是什么罪名。必要的话,可以送他们进去吃几年牢饭。”

胡松宇听出他动了气,连忙应声,“是。”

接这部剧之前,很多人都不看好徐导选了影帝,毕竟岑栾在大众面前,几乎都是完美的一个男人,除了性子有点冷。

但只有熟悉他的徐导和助理知道,这个男人和余池北一样。

又冷又狠。

他不是在演余池北,他就是余池北。

戏里戏外(1v1)h乖,我在。

乖,我在。

电话挂断前,胡松宇又听到男人冷沉的声音,“陈越密最近在哪儿,去查一下。”

“是。”

陈越密导演是出了名的色,胡松宇结合今天岑栾让他查叶芙家庭关系那件事,再这么一联系,就知道……叶芙以前恐怕吃过陈导的亏。

就是不知道……陈导是得逞了,还是没得逞。

毕竟,岑哥的声音听着特别恐怖。

胡松宇应了声之后,赶紧找人去查了。

陈导……你可自求多福吧。

岑栾在自己房间躺下,闭上眼就是小丫头哭着喊“我不陪睡”的场面,他眉头皱了皱,起身下床。

用房卡开了叶芙的房间。

往她身侧躺下,没多久,伸出长臂,将人揽进怀里。

叶芙今晚睡得很不安稳,她喝了酒,又被人操得死去活来,折腾那么久,躺在床上时,身体还无意识抽搐着。

高潮的余韵还没消散,她的意识都飘在空中,仿佛潜意识里还觉得正被男人操弄着,嘴里无意识泻出几句细弱的呻吟。

好不容易睡着后,又做梦梦见了小时候。

弟弟抢了她的玩具摔到水池里,她生气地指着他,就这么一幕,被母亲看到了,母亲劈头盖脸地把她打了一顿。

她睡梦中委屈地哭吟了一声,无意识地求饶,“……不要打……”

岑栾睡眠浅,听她哭出声,立马握住她的手,“乖,我在。”

凑近了,才听到她喊的是什么。

当即心疼得心口就揪了起来。

叶芙从小到大都受父母压榨,为的就是底下那个弟弟,她念完初中,父母就不让她读书,让她早早出去打工。

机缘巧合,她在饭店当服务员时,被一个经纪人看中,早早进了演艺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