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 / 2)

作品:《戏里戏外

着。

是独占的姿态。

“老大最近红光满面啊,一看就是操舒坦了。”几个劫匪纷纷开起玩笑。

猴子坐在左手边,一直眼馋地看着唐古裙子底下的那双白腿,听其他人开玩笑,他也忍不住道,“这皮肤白得,操一下得留好几天的印儿吧?”

“哈哈哈,猴子把你口水擦一擦,那是老大的女人。”

“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瞧你那点出息。”

一行人都在开玩笑,被余池北抱在怀里的唐古却倍感羞辱,她咬着唇不看任何人,眼眶却微微红了。

还是余池北抓了一沓现金丢到桌上,扔下句,“一堆屁话。”

众人这才插科打诨笑着闹了一通,老老实实地搓麻将。

唐古从小就会打麻将,她外婆和母亲是家庭主妇,闲来没事就在家凑局,拉了隔壁邻居在家一打就是一下午,有的时候想去厕所,就把坐在桌上做作业的唐古拉来顶上。

但是唐古此刻是在跟一群劫匪打麻将。

不管是输是赢,这群人都不会放她走。

她神情恹恹地,很想回房间,又担心自己说错话惹得身后的男人不高兴,只好小声说,“我不会。”

余池北把脑袋就搁在她小巧的肩窝,吐息灼热,声音虽然低低的,却充满了侵略性,“随便出,输了也没事。”

唐古觉得自己半边脸都被那短短一句话烫到了,她忍住那股麻痒的感觉,随手抓了个红中往桌上一丢。

“哎!碰!嘿嘿!”公牛拿了红中,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边上也开了一桌,只不过那行人打了一圈就不打了,准备去做饭了,只剩下唐古这一桌,坐在唐古上方的猴子,目光时不时透过麻将去窥探她裸露在外的双腿和脚丫。

唐古有心想躲,却又无处可躲。

余池北看出她不会打麻将,两手穿过她的腰,落在她手上,拉着她的手教她怎么打,“吃这个。”

其他兄弟叫唤起来,“老大!你这不行,怎么还有两个人打的!”

“打不打?不打滚。”余池北一副没商量的口吻。

其他人纷纷闭了嘴。

唐古被他抓着手,男人的掌心很干燥,也很烫,抓着她的手没用多少力,却让她产生一种这辈子都逃脱不了的错觉。

她不知道还要打多久才能回房间,只能硬着头皮,听着他的指示碰牌听牌,最后胡牌。

她胡了。

男人奖励似地在她耳边亲了亲,大掌隔着裙子揉捏她细软的腰肢。

她里面没穿内衣,裙子宽宽松松的,他的手很轻易地伸了进去,握住她饱满的乳随意搓弄着。

轻一点……

唐古身体僵硬,她看到猴子几人看过来的视线,猥琐又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