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硬了(1 / 2)

作品:《软香

廖竣在外面谈了多少女朋友,廖母不清楚。

她唯一清楚的是,廖竣没有带过一个回家说,想结婚的。

今天要不是她撞见,她都不敢相信,她儿子能对一个女孩这么温柔地摸头,还笑成那个样子。

廖竣脾气很暴躁,不知道这一点遗传了谁,他易怒易发火,在家里不知道跟他们吵了多少次,后来搬出去后,更是干脆不回家,一年也就中秋过年能见上一次。

就那两次见面,吃饭的时候都没个笑脸,吃完就走,好像来的不是家,是临时酒店。

廖母闺蜜上周还闲聊问起她儿子多大了,是不是三十了,有没有想法要结婚,廖母不敢参言,本来母子关系就不太融洽,担心插手廖竣婚事,惹他不痛快,只说不知道,没听他说要结婚。

眼下,这女孩一看就是不小心叫错了,那惊恐的样子还逗得廖竣笑了起来,转头问她要改口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