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就一点点喜欢(1 / 2)

作品:《裙摆

吴岚和梁绍甫并没有把小孩子的打打闹闹当回事。

吴岚是早就习惯了,而梁绍甫则是不在意,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一年薛聿住在这里被吴岚照顾,薛光雄对他很信任,信任到什么程度呢,女人和公司都能放心交给他处理。

“这边太小,市区的房子留给你了就是你的,没必要在这种事上跟我斗气,明天就搬回去吧,还有,我们离婚的事,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月弯?”

“再等等,让她好好过个暑假,你都演了两年,也不差这几天。”

“拖太久也耽误你。”

“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早干什么去了。”

“吴岚,我不是回来跟你吵架的,月弯是我女儿,我能给她更好的物质条件和未来。”

“我也不想跟你吵,”吴岚留意着客厅的动静,怕女儿突然回来听见了,“你说这些膈应我,无非就是想说我没本事,没本事赚大钱,更没本事跟你抢女儿。”

“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夫妻一场,闹得太难看,谁都不见得好。”

“……”

谁都没有发现站在门外的梁月弯。首发:fdqkl.com

虽然是早就有预感的结果,但这一天突然来临,还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到心平气和地接受。

她不如薛聿,怕从父母嘴里听到关于离婚的谎言,怕他们说一切都是为她好,没有足够的胆量面对,甚至连进屋换双鞋的勇气都没有,只能选择暂时逃避。

脚上还是那双沾了泥浆的拖鞋,她应该庆幸刚才出门的时候带了手机,不至于连公交车都上不去。

薛聿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好像也还没有回家。

他朋友太多了,梁月弯不知道该从谁问起。

她需要时间和空间整理好自己混乱的情绪,关于父母离婚带来的冲击,以及那段无疾而终的暗恋,只是有些担心他发着烧还在外面。

也许是她在大门外待了太久,连物业都注意到了。

值班的人换了一批,她还在,物业为了安全委婉地让她离开,她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解释,说想再等等。

一直到傍晚,薛聿才坐着出租车回来,下车时右手举着吊瓶,左手手背扎着针,付钱都很不方便。

他看见坐在门口的梁月弯,闷在胸口那股无处发泄的脾气就没出息地散了一大半。

还知道来哄他。

她可能是脚麻了,一瘸一拐地跑过来,拖鞋都掉了一只,“薛聿……”

“别理我,找你的西也去。”

‘西也’这两个字被刻意强调。首发:fdqkl.com

梁月弯知道他生气,帮忙付了车钱后跟着进屋,早上他拖回来的行李箱还在玄关。

“我不找他,我找你。”

薛聿一想起那本日记就气得浑身疼,西也,西也,她叫别人倒是叫得亲密。

“那是因为人家不喜欢你,你贪图我帅炸了的脸和性感的肉体,我又死皮赖脸地缠着你,你被烦久了才退而求其次。”

梁月弯只听清前面一句,“嗯,他不喜欢我,他喜欢聪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