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吃醋(1 / 2)

作品:《裙摆

乔南茜早晨跑操摔了一跤,付西也请假送她去医院,第二天才回学校正常上课,但乔南茜可能要耽误一段时间。

班主任开班会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特意提起了理科班的薛聿,是他及时把乔南茜扶起来,才避免了踩踏事件的发生。

梁月弯听着听着就走神了,目光投向窗台的保温杯,她昨晚忘记带回家洗了。

付西也余光看着她把杯子拿到桌子底下,偷偷拧开盖子,很浓的生姜味飘出来,窗外干枯了一个冬天的梧桐树早已泛了绿,阳光从枝叶间穿过,斑驳树影落在她摊开的书本上,落在她眉眼间。

这是他们同桌的第二十叁天。

没人知道,选座位的那天,他迟到的那几分钟里都在计算着和她之间的距离,就像……没人知道那本未能送出去的漫画书放在一堆专业书籍里格格不入,他却在晚自习结束后的深夜来来回回翻过很多遍。

“放弃保送,以后会后悔吗?”她忽然偏过头,轻声问了他这样一句话。

付西也又一瞬间的恍惚,笔尖在白纸上画出一道黑线,可等他偏过头才发现她并没有看他,她趴在课桌上,刚才那句话像是喃喃自语。

“不保送,肯定也能考得很好吧。”

她心里想得应该是,薛聿即使不保送,也照样能考得好。

“嗯,”付西也应了一声,心沉下来后,纸上的那条黑线刺眼又多余。

夕阳落山,到了学生们的晚饭时间,薛聿站在操场朝楼上的梁月弯招手,比划着什么,是让她下去,梁月弯觉得他有点傻,没有理会,她背过身靠着栏杆,低头时眼里满是藏不住的笑意。

晚风吹动梧桐树叶‘沙沙’作响,她从身边经过时,马尾发梢扫过他肩头,付西也心里突然有一股冲动想要告诉她,他放弃保送的原因不是那些人口中所谓的‘真正有实力不需要保送’,是想和她一起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

可在他脑袋里博弈交战犹豫的这几秒,她就已经走远了。

她身体贴着里侧的墙壁走了几步,等到楼下看不见的地方之后才朝楼梯口跑过去,轻盈的步伐像是踩在他心上。

……

“刚才有人可是说不来的,”闻淼吸着奶茶,胳膊撞了旁边的梁月弯一下,“怎么,看到有给薛聿学长送水的小学妹,着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