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我等你(1 / 2)

作品:《裙摆

【我曾经无数次想靠近你。】

……

让一中所有老师骄傲的学生:付西也。

两所学校合并之后,他依然优秀得出类拔萃,这世界不缺聪明人,但站在金字塔尖的,少之又少。

从小到大,父母对他的要求只能是第一名,包括身边的亲戚、同学、老师也觉得他永远都不会出错,或者说,是不应该出错。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懂,失败和遗憾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第二节晚自习刚上课十分钟,教室突然停电,整层楼都闹哄哄的,有住校的学生带了台灯,教室里才有了些光亮,付西也作为班长,有义务维持纪律。

刚开学不久,梁月弯还坐在他后桌。

等班主任打着手电筒赶过来,他走下讲台,发现梁月弯的位置空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趁乱溜出了教室。

高二那年,也停过一次电。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日落余晖还未褪,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可天边却亮得夺目,像是泼洒在灰色画布上的红色颜料,很多同学围在窗户旁边往外看,吵啊闹啊,年轻老师根本管不住,只有她安安静静地趴在课桌上,他回头就对上她还没来得及移开的视线。

学校有发电机,断电时间不会太久,晚自习还要继续上。

她一向循规蹈矩,忽视班主任刚刚才说的那句‘暂时不允许离开教室’,是去了哪里呢?

班主任让他去办公室把笔记本电脑拿到教室,在来电之前给大家放英语听力,办公室在八楼,走廊里有应急灯,不至于看不清路,付西也拐过走廊,突然停下了脚步。

一班教室后门站着两个人:梁月弯和薛聿。

亮着光的小台灯递到面前,薛聿低头,看到灯光照得她手指有些透明,“给我的?”

“嗯,”梁月弯低低地应了一声,上次害他被罚站,还有那句被他刻意强调的‘不熟’,心里总有那么点愧疚,“虽然小,但是有点光,就不会那么黑了。”

“我一个男的,被人知道竟然怕黑,多丢脸,”薛聿把小台灯折了折,塞进外套口袋。

梁月弯想笑,勉强忍住。

他们班比较安静,说话声音稍微大一点,都可能被里面的人听到,“我要回教室了。”

“这么快就走,”薛聿下意识抓住她的手腕,“什么都看不清,回去了也没办法学习。”

他掌心的热意隔着校服传到皮肤上,梁月弯不太自然地挣脱开,背到身后,“那我也不能一直在这里待着啊……”

她话音未落,走廊那边传来咳嗽声,紧接着就是年级主任站在体育班教室门口训话的骂声,他手里拿着一盏应急灯,随着手臂挥动的动作四处乱扫,在黑夜里很刺眼。

“嘘,”少年温热的呼吸从耳边拂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