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h(1 / 2)

作品:《裙摆

这亲密陌生又熟悉。

梁月弯像是一团软烂的泥,在他手里慢慢成形,被他捏出四肢,揉出胸乳,五官眉眼也一一细致地勾画出来,吞进从他嘴里渡过来的氧气才学会呼吸,瓷白的肌肤也染上动人绯色,如此才成了一个会哭会笑的人。

再多一点吧。

可她说不出话,喉咙仿佛被烧干,断断续续的气息间混着几声求生般的轻吟,连渴望也一并泄露出来,好让他知道,她也一样渴求着他,再多一点吧。

松松垮垮缠在她手臂上的衬衣早已布满了褶皱,快意刺激着她的身体愈发难耐,扭动间衣服越缠越紧,黑色长发凌乱铺散着,她如同被捆绑起来困在了这浓烈的情潮里。

薛聿从她双腿间爬上来,手掌抚过她汗湿的后背,绵密的亲吻落在颈间、耳后,似是安抚。

好一会儿她才从那种被抛上高空又猛地坠下去的快意里回过神,潮湿的双眸恍惚朦胧,在看到他脸上潮湿痕迹反射出的盈亮水光后,脸颊红晕蔓延,连脖子都红了,听着他低低的笑声更是恼羞成怒,想捂住他的眼睛,可双手被缠紧的衬衣被束缚着,扭来扭去反而将半露的乳送到他嘴里。

褪去了少女的稚嫩,身体的每一处凹陷和凸起都恰到好处,胸口的柔软饱满挺翘,嫩生生的,薛聿捧着吃够了才放慢了节奏,硬起的乳尖透出淫靡的红,半是玩弄,半是取悦,一颗被他含在齿间吮,一颗压在他手掌里碾,虎口处的茧子粗糙,磨得有些疼,疼里又生出丝丝快意。

“薛聿……”她的脸埋进抱枕,企图藏起来。

薛聿顺势把她翻过去趴着,汗湿的衬衣贴在她后背,他从她腰臀一路吻到后颈,却并没有要帮她脱掉衣服,让她从捆绑的局促中解脱出来的意思。

他捏着她的腰提起来,就这样从后面操了进去。

高潮余韵还未散,内里的软肉层层迭迭漫上来,缠着早已涨得发疼的阴茎收缩绞紧,快感海啸般冲击着大脑,刺激着他有些失控,抽插的力道愈发收不住。

拍打声越来越大,沙发上水渍黏腻一片泥泞,她身体被撞得往前滑,腰也无力地塌陷下去,哪怕一寸一厘,他也紧追着不放,胸膛贴上来,捏着她的脸往后,舌头直接伸进她嘴里。

“弄疼你了是不是,”他舔走她嘴角湿漉漉的口水,可动作并算不上温柔。

她软得跪不住,身体被他翻过来。

性器在阴穴里转了一圈,棱沟里的褶皱仿佛都要被磨平,薛聿趴在她颈间喘息,勃发的龟头破开滑腻的软肉一下一下往里顶,恨不得把囊袋都塞进去,后背被挠出了两道红印,汗液渗进伤口,火辣辣的疼,却依然一刻也不想停。

射了就亲她,不等吻到锁骨就又硬了,龟头在穴口蹭几下就湿淋淋的,捞起她一条腿缠在腰上,伴随着她软魅的呻吟声深深浅浅地动起来。

甚至连换个地方的时间都不想浪费,就在这个新买的沙发上,吻遍她每一寸皮肤。

空气里的氧气从周围聚拢,炸开一个火星就能烧出熊熊烈焰。

他不知餍足,要命的快感蔓延至骨髓,每一根神经都处于兴奋状态,迟钝却绵长,但依然觉得不够,可她体力跟不上,再不放缓节奏,她可能会晕过去。

“说想我,”他停下来,专注于亲吻她的脖颈。

梁月弯被一次比一次漫长的高潮耗尽了力气,可身体像是有了记忆,他往里顶了一下,被操得软烂的穴肉就攀附上去,缠着,吮着,里面又酸又胀。

被情欲折磨得煎熬难耐,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可薛聿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话怎么会甘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