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初吻(1 / 2)

作品:《裙摆

“热不热?”薛聿鼻尖蹭着她后颈轻微的汗渍,“都出汗了。”

梁月弯怕痒,他温热的呼吸落在耳后,像是在故意挑起她的反应。

被褥里他一只手臂横在梁月弯腰上,她悄悄往床边挪,却耐不住他的小动作,后背贴着他胸膛,即使隔着衣服也热腾腾的。

“把空调关掉。”

“不行,外面还在下雪,我身体弱,没有暖气会感冒,生病影响我学习,”他停了几秒,建议道,“脱了吧,脱了睡着舒服。”

梁月弯突然开始挣扎,要下床去关空调,薛聿不让,手脚都在用力。

小时候这样在被窝里闹,最后是真的会打起来。

梁月弯头发乱了,呼吸也乱了,力气耗尽,只能放弃抵抗,浅浅的红晕从脸颊蔓延到脖颈,薛聿不自觉地放轻力道。

少女身体这么软,这么香,他不应该用这样愚蠢幼稚的方式在她皮肤上留下痕迹。

两人在昏暗的光线里对视,薛聿在她眼里看到了潮湿水渍映出的微光。

“梁月弯。”

“我这次是真的要吻你了。”

他低低的尾音和吻同时落在梁月弯唇上,她因为无法呼吸小脸涨得通红,身子往后缩是求生本能,他却以为她要躲,原本握在她肩头的手掌一路摸到了后颈,湿湿的,有些热,黑发凌乱缠绕在他指间,丝丝绕绕,另一只手也牢牢地握住她的腰,施力将她压向他。

往日所有的幻想和美梦,都不如这一刻真实。

嘴唇碰到了牙齿,她吃痛,轻声呜咽,薛聿只觉得被褥里热得快要爆炸。

下腹乱窜的气血逼得他越来越急切,只是唇贴着唇的厮磨满足不了他久积的渴望,薛聿试探着撬开她的唇齿,舌头探进去,舔着她湿热的口腔内壁搅动,又寻到她的舌,勾着,缠着。

够了。

他试图劝诫自己及时停下来,结果却是愈加沉溺,大脑已经描绘出她胸口柔软形状和触感,手指便不受控制地挑开了她睡袍的腰带。

一股甜腻的血腥味在舌尖蔓延开,是她的唇被咬破了,薛聿懊恼,她会不会觉得他一点都不温柔,吻技还差。

总该留下一点好印象。

薛聿放开她饱受蹂躏的唇,可不甘心就这样结束,又凑近,在她唇角轻啄了一下,闭眼埋在她颈间喘息。

心跳声藏都藏不住,可见梁月弯的情况并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

“月弯,”他声音都变了。

梁月弯摸了摸嘴唇,好像肿了,“你总咬我,有点痛。”

“那我们再来一次,”他有些恼怒,翻身而起撑在她身体上方。

想得是要证明自己吻技不差,然而不到两分钟,所有杂念就全都被抛到脑后。

他依然急切,野心也逐渐暴露在欲念之下,手掌隔着布料覆在她胸口,收拢、揉碾。

粗糙的浴袍摩擦着乳尖,身体陌生的反应让梁月弯大脑眩晕,曲起的腿被他压下去,脚趾静谧地蜷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