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帮帮我(1 / 2)

作品:《裙摆

梁月弯没搭腔,把煮好的饺子盛出来,自己只吃几个,给薛聿的是一大碗。

速冻饺子味道也就那样,薛聿负责洗碗,外面暴雨倾盆,梁月弯也不敢催他修电。

屋里光线偏暗,梁月弯在房间写作业,没过多久薛聿也敲门进去,还拿着一张卷子,挺像回事。

昨晚睡得太晚,梁月弯被一道数学题大题折磨得没了精神,趴在书桌上看雨。

半黄半绿的梧桐树叶被洗得发亮,风吹雨淋落了满地。

薛聿往她左耳里塞了只耳机,另外一只他戴着,是首英文情歌,窗外嘈杂的雨声也多了些韵味。

“你是不是感冒了?”

他偏过头咳嗽,“可能有点,秋冬衣服还在那边没带过来。”

“等雨停了回去拿吧,下周会降温,”梁月弯看他咳得脸都红了,“家里有感冒药,要喝吗?”

薛聿点了下头。

梁月弯出去了一会儿,再回来时两只手都满满的,杯子的热水氤氲出热气,散在她眉眼周围,原本就很精致的五官显得更加柔和。

薛聿看着她一步步朝他走近,叁五米远的距离而已,就已经能想象出以后和她生活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家里的场景。

两人从小就认识,待在一起即使不说话各做各的事也不会尴尬。

耳机里的音乐让人犯困,梁月弯缩在被褥里昏昏欲睡,半梦半醒间,她感觉到床好像晃动,但又困极了,什么也不想理。

隐约听到薛聿在问她想考哪所大学?

梁月弯恍惚地想,她成绩普通,大概率是留在本市了,可她又不甘心,她想去看看梁绍甫口中寸土寸金的地方到底有多好,好到他舍不得回来,在那里又有了一个家。